您的位置:正文

且看公權與私情的博弈——觀廉政豫劇《青石灣》有感

2020-01-22 17:33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薛芳芳

  那天下午,單位組織觀看廉政豫劇《青石灣》。

  原以為無非又是一出空泛的說教劇,沒想到那細致入微的心理刻畫和人性關照一下子征服了我。兩個小時的表演不知不覺就劇終了。

  從愚公劇場出來,天已黑透。我的腦海里還回蕩著劇中人物震撼人心的道白和唱詞。

  農民三德叔唯一的孫子寶根被豆腐渣工程奪去了生命,云陽市紀委書記慕素珍表態,已協調安排他去敬老院。三德叔說:“你就是給我安排個皇宮,俺住著也不能安心呀!”

  三德叔60歲時死去了兒子,兒媳改嫁,留下唯一的孫子。三德叔一口水一口飯,含辛茹苦16年,把孫子養大并送進了大學。孫子是三德叔的命根,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。我們無法要求三德叔像余華小說《活著》里的主人公富貴老人那樣,哪怕親人都死光,只剩下一頭老牛,也要堅強地活著。因為富貴老人畢竟是一個文學典型,絕大多數人達不到他那種通達的境界。所以,當孫子死于非命,三德叔的精神支柱也就瞬間垮塌。他無法冷靜,任何勸說在他的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,不能走心。

  慕素珍面對自己救命恩人全家的求情,面對即將被追究黨紀國法責任的恩人兒子林志強,經過內心翻江倒海的斗爭,最終下定決心:“是理駕馭法,是法大于情……職責在,我必須撕破這情網萬層?!?/p>

  20年前慕素珍在青石灣支教時,該村突遇山洪暴發。村委會主任林長根危急關頭救下慕素珍,自己卻不幸被洪水卷走。慕素珍從此開啟“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”的人生旅程。她把長根哥留下的孤兒寡母視作自己的親人,悉心關照。特別是對長根哥留下的獨子林志強,簡直看得比命還重。

  青石灣鎮原黨委副書記、鎮長林志強歸案前的唱詞“人生路上回頭看,觸法才知懸崖深……無情歲月不等人,留下悔恨伴終身”,同樣讓人警醒。

  林志強曾經是群眾公認的好干部。在妻子眼里,他也是個死心眼、一根筋的人。然而,在親情、友情的圍獵下,這個原本正直善良、年輕有為的鎮長,經過反復思忖、衡量,最終決定冒險,把居民安置樓工程承包給了妻子的表哥、自己的老同學劉向前??伤f萬想不到,劉向前會偷工減料,造成居民安置樓尚未完工就倒塌了。

  “幸福樓”化為泡影,老百姓哭天嚎地。從此以后,三德叔能從失去孫子的切膚之痛中走出來嗎?韓大娘在那個山村里還住得下去嗎?秦玉芳如何面對熟人的眼神?如何安撫那個熱愛歌舞、陽光向上的兒子?慕素珍呢?她的報恩路上又遇風霜,精心栽培的樹苗突遭摧殘,相信她會處理好這一切問題的吧!

  回味咀嚼這一悲劇,我仿佛看見那一層又一層牢牢織起的各種人情網,阻擋在前行的路上。但這網,也并非無懈可擊。誰有能力戰勝內心,誰就能沖破它,走向光明。誰若在它面前是非不分,誰就有可能被它纏繞窒息。

  慕素珍是怎樣撕破那“萬層情網”的呢?

  林志強出事后,慕素珍如萬箭穿心。林志強的妻子秦玉芳又來說情,以 “金無足赤、人無完人”“志強是個好干部”為丈夫開脫罪責。慕素珍在理解的同時直言相告:“情歸情,法歸法,無論是誰,一旦邁過了法律這道坎,誰也救不了他?!?/p>

  這時,秦玉芳雙膝跪地,唱道:“爹救你荒墳孤冢不圖你把恩報,念志強你苦苦栽培這棵弱苗……查辦志強你會不會升官加薪地位更高?這一案你若能青史把名標,我情愿陪著志強去坐牢……”

  這段唱詞真是發人深思。在我看來,玉芳一方面混淆了私情與國法的界線,另一方面又混淆了個人升遷與擔當作為的概念。似乎執行了國法就是冷酷無情,似乎依法履職就是為了個人升官加薪。正是這種扭曲的人情觀,讓玉芳理直氣壯地去找恩人說情,并以親情相逼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當慕素珍好不容易說服了秦玉芳,韓大娘又抱著丈夫林長根的遺照上了場。韓大娘的唱詞也是軟中帶硬,讓人聽了百味雜陳。她唱道:“百畝地獨苗一棵驚風雷,高抬貴手莫摧毀……你是書記在高位,呼風喚雨顯神威……活人求你行個善,死人求你發慈悲。陰陽兩界一日會,你想想東山頭長根救你尸骨碎,二十年孤孤單單望子成龍那個荒墳堆?!痹陧n大娘看來,摧毀林志強這棵弱苗的,不是因為本人觸犯了法律,而是因為慕素珍不仁不義,所以要求她行個善,發發慈悲。如果慕素珍還是不聽,那就以那個荒墳堆進一步從心理上給20年來從未忘記報恩的慕素珍施加影響。

  但是,慕素珍頭腦很清醒:“不是我沒心肺,不是我人情絕……這是國法不能出賣不能褻,怪只怪這道坎他不該跨越,質弱怎怨西風烈?”

  這就是慕素珍。她既懂得怎樣報恩,又懂得如何維護國法,而不是用手中的公權力,去還私家的人情債。

  同樣面對這層層人情網,林志強和他的妻子就沒有慕素珍那樣的定力。林志強母親生日那天,開發商劉向前以林妻表哥的身份,又加之與林志強老同學的關系,送了一份比較貴重的賀禮。

  劉向前絕口不提請托之事,卻拿一些似是而非的歪理學說來對付林志強的拒絕。什么“一半清醒一半糊涂”“政績你得有,收入你也別含糊”“當干部就不能有三朋四友了,不能有人情往來了?”等,說得林志強不知該說什么好,秦玉芳則果斷收下表哥的這份厚禮。

  這其實就是劉向前的敲門磚。只可惜秦玉芳還沉迷在單純的親情里。林志強對此雖有警惕但經不起妻子及其表哥的親情裹挾,身不由己,陷入泥潭。

  劉向前第二次去找林志強,先以借為名,后以象征性的成本價,直接送給秦玉芳一把三室兩廳新房的鑰匙,繼而提出承包居民安置樓的請托事項。

  為了讓“一根筋”林志強答應幫忙,劉向前先是一番洗腦:“論親戚我是你表哥,論交情咱是多年老同學……”并許諾掙了錢不會虧待他。

  見沒有起到作用,秦玉芳接著以親情感化,回憶上學時昏迷被表哥相救,這些年表哥又經常貼補。見林志強有所遲疑,她進一步吹風:“多年來干工作你小心謹慎,也沒見你官多大平步青云……表哥他好心幫咱念的親戚近,一張口就是原則疑鬼疑神……難道說當干部就活該受貧……”

  秦玉芳的這一番“高論”強調的就是一個理:當干部要么圖高升要么圖富貴,否則就沒有什么價值。

  林志強難以招架之時找借口想一走了之,無奈卻被表哥攔住,非要得個“囫圇話”,加之秦玉芳的哭鬧,林志強經過痛苦的抉擇,決定以職權維系這份難以割舍的親情,不相信“半空中落把刀恰巧插我指縫隙……”。

  然而,偏偏這半空中落下的一把刀,就砸到了林志強的頭上……

  冒著淅淅瀝瀝的冬雨回到家,愛人接過我那被雨水打濕的羽絨服,掛到陽臺的晾衣架上,怪我咋沒提前給他打個電話好去接一下,然后招呼吃飯。

  晚餐是小米粥、蔥油餅加小咸菜。

  一時間,幸福感溢滿全身。(安安)



回頂部
农村妇女在家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