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文學天地 > 正文

戰馬的遺言(外五篇)

2020-01-11 11:28:42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李亞紅

  一匹在戰火與硝煙中度過了大半生的戰馬,是藐視一切的。

  它曾踏著軍號的節拍,馳過荊棘遍地的莽原;它曾冒著槍林彈雨,沖上鮮血浸紅的山頭;它曾在隆隆的炮聲的掩護下,難以想象地飛越壁立萬丈的溝壑;它曾背負自己的戰友,躍過滔滔的江河湖?!?/p>

  總之,大半生以來,還沒有什么艱難險阻能夠擋住它前進的腳步。

  今天,它又在無邊的原野上豪邁地馳騁,勁風吹舞著它那獵獵長鬃。它以震天的長嘯和高昂的頭顱告訴人們:它仍不減當年的威風。

  突然有人高喊:“停下!停下!前面是一片沼澤!”

  英雄的戰馬沒有理會人們的警告:泥濘和沼澤算得了什么!它呼嘯著向前沖去。

  它很快陷進了無法自拔的淤泥中,而且越是拼命地掙扎,陷得就越深越快。

  臨死的時候,它發出深深的慨嘆:“唉,鋼鐵的雷火沒有把我征服,柔軟的泥沼卻陷我于絕境?!?/p>

  石頭與石頭的爭辯

  一塊橫臥在山間小溪邊的大石頭,不停地搖頭嘆息著:“唉,多么可悲呀。多少年來,我以自己耳聞目睹的經驗,勸告著這些剛冒出地面的泉水,前邊就是懸崖峭壁,就在這里安居樂業吧。沒有人相信我,它們只顧往前闖啊闖啊,結果怎樣呢,一個個被摔得粉身碎骨?!?/p>

  山頭上的巖石爭辯說:“我不能同意你的觀點。你看,它們并沒有死亡。它們正在荊棘亂石間探索著前進,我看到的是一線銀色的希望”。

  跛者與長跑健將

  森林的這一邊,一個跛足者和一個長跑健將共同約定:一起出發,看誰先到達森林那邊一個指定的山岡。

  長跑健將自恃有一副健全的體格和一雙飛毛腳,堅持要讓跛者先行,被跛者拒絕了。

  跛者惜步如金,一邊走,一邊細心觀察,一點也不肯偏離方向地向既定的目標走去。

  長跑健將漫不經心地走著,終于在茫無邊際的大森林中迷路了。當他兜了一個大圈子,氣喘吁吁地到達目的地時,發現跛者早在那里等候多時了。

  誤入歧途的長跑健將,終于羞愧地敗在跛者的面前。

  泰山和無名丘

  一座和泰山相隔萬里的光禿禿的無名小丘,使勁地詛咒泰山。它咬牙切齒,恨不得將泰山從地球上抹掉,才解它的心頭之恨。

  它這種持續不斷的詛咒,終于被泰山聽到了。泰山覺得很奇怪,就隔著老遠地問道:“小兄弟,我們素無來往,素無仇怨。我從來不曾傷害過你,你從哪里來的這么大的火氣呢?”

  “你說的不錯,泰山老兒,你的確不曾傷害過我,可你的存在就是對我的威脅。假如沒有你,我也可能會天下揚名呢!”無名小丘仍然怒氣不息。

  原來如此。泰山笑了。

  猴們的憐憫

  猴子是很富于同情心的動物。

  那天,一只猴子受了傷。

  不幸的消息立刻在猴們中傳開了。大家紛紛登門探視。因為屋子太小,慰問者只好在門外排成長隊。

  一個長者首先來到床邊。它用手摸摸晚輩的傷口,十分親切地告誡說:“冒失鬼,果然出事了吧,以后可要小心點,噢!”

  兄弟們來了,看到傷口上還流著血,也都用手擦一擦,嘆息著:“唉,怎么不讓我們替你受傷呢!”

  兒女們等不及了,一窩蜂擁了進來。一看到爸爸那副痛苦的樣子,一個個都用手撫弄著帶血的傷口號啕大哭。

  大家就這樣絡繹不絕地對受傷者表示了徹天徹夜的憐憫。

  還沒有等到第三天,這只猴子終于因為傷口感染而痛苦地死去。

  孿生兄弟的命運

  幸運和厄運本是一對孿生兄弟,由于生活道路不同,逐漸地疏遠了。如今,它們隔河相望著。

  幸運望著對岸衣不遮體的厄運,同情地問道:“弟弟,你怎么走到那里去了呢?”厄運答道:“我是從懶惰橋上走過來的。哥哥,你那邊鮮花盛開,鶯歌燕舞,我想過去,有辦法嗎?”“有的,不過你還需要跨過一座橋梁,它的名字叫‘勤奮!’”幸運答道。(李繼槐)



回頂部